商人在河南拍得土地6年未交割 起诉政府讨要3千万


2012年9月,在外经商的李新泽、王霞夫妇,得知老家河南邓州一块土地及房产即将拍卖的消息后参加了竞拍。最终,王霞以6000万元竞拍到了这块当年邓州市的“黄金地块”——市政府斜对面邓州市中医院所属的土地及房产。

然而,王霞在向拍卖公司支付3000万元拍卖款后,这块土地始终未能交割。于是她将土地产权方河南邓州市政府、邓州市财政局及拍卖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履行拍卖合同或退还已交付的拍卖款及赔偿损失。一审法院判决邓州市政府退还王霞3000万及赔付利息后,被告提出上诉。此后,河南省高院先后两度指定不同法院审理此案。2020年4月,被指定审理该案的平顶山中院以邓州公安立案侦查的拍卖公司人员一案处理结果与该案有重大影响为由,对该案中止诉讼。

10月9日,红星新闻记者致电平顶山市中院,该案审理法官表示相关情况不便透露。 邓州市公安局负责宣传的警官就拍卖公司负责人立案侦查情况回复红星新闻记者短信称,“因为检察院不批准逮捕,我们正在补充侦查,待侦查终结后再提请逮捕。”

涉案的河南人和拍卖有限公司负责人武某耀则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邓州市公安局从2017年开始对其立案侦查,这些年没查出什么来。

王霞于2012年拍得的邓州市中医院房地产

6000万拍得邓州一地块

迟迟无法交割土地后商人状告当地政府

上世纪八十年代,李新泽与妻子来到北京打拼,经过努力,他们承包下了高校食堂,事业蒸蒸日上。

李新泽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012年前后,老家河南邓州的领导曾找过他,告诉他中医院地块拍卖的消息后,李新泽便萌生回家乡投资房地产的想法。

案卷资料显示,2011年11月28日,邓州市财政局的内设机构邓州市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邓州市国资办”)委托资产评估事务所对邓州市中医院进行了资产评估,其土地资产与建筑物估值总计5840.23万元。

2012年4月15日,邓州市国资办与河南人和拍卖公司签订了拍卖上述土地及房屋的《委托拍卖合同》。同年9月24日,王霞以6000万元的价款竞拍到上述拍卖标的物并与拍卖公司签订了《拍卖成交确认书》。

李新泽表示,根据当时签署的《委托拍卖合同》等约定,拍卖成交后,邓州市国资办作为委托人,应当在拍卖成交确认书签订12个月后,即2013年9月24日,将拍卖标的物转移给王霞。然而,直到2016年他们向法院起诉,要求邓州市国资办继续履行拍卖合同或退还钱款时,邓州市中医院仍然在被拍卖的房地产范围内正常经营,无搬迁交付行为。

李新泽称,在逾期未交割后,他多次催促拍卖公司,要求尽快办理土地交割手续。

涉案的河南人和拍卖有限公司负责人武某耀称,王霞和拍卖公司签订《拍卖成交确认书》后,因邓州市中医院新址没有建成,不能搬迁,邓州市国资办不能将拍卖标的物腾空进行交割。同时,王霞及拍卖公司找邓州市国土资源局等部门办理土地等相关手续时,因土地、规划方面等原因,不能按照拍卖标的物办理土地登记等手续。

拍卖成交确认书

上述拍卖公司也曾于2014年7月29日,通过邓州市中医院以转呈的方式向邓州市政府打报告,转达买受人提出的尽快完善手续,不能按时交付标的物的违约行为,由中医院承担,在支付余款时抵账;或退回3000万元,按银行利率5倍支付买受人利息等4条意见。

邓州市国资办主任刘士兵则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本案中拍卖标的物未能交割的原因是拍卖款未交齐。“当时的情况是,他们(李新泽、王霞)钱没交齐,(中医院)房子也没腾出来。如果他6000万交到我们手里,我们腾不出来,我们赔他损失。”

李新泽回忆,在2016年3、4月份,他去邓州市国资办询问交割事宜,国资办主任给了他一份“关于解除拍卖合同”的通知,显示邓州市国资办已于2013年4月16日与河南省人和拍卖公司解除委托拍卖合同。他这才知道拍卖标的物不能交付除了邓州市中医院新址未建成,老医院无法搬迁的客观原因,邓州市国资办单方解除拍卖合同也是主要原因之一。

河南省人和拍卖公司法人武某耀则表示,“关于解除拍卖合同”的通知落款虽然为2013年4月16日,实际为邓州市国资办后补的,拍卖公司也是2016年上半年才收到。邓州市国资办把这份通知时间改到 3年前,目的是免除他们的责任。

对于上述说法,邓州市国资办主任刘士兵予以否认。他表示,自己于2013年4月16日在办公室亲手将“关于解除拍卖合同” 的通知交给了拍卖公司法人武某耀。

由于拍卖标的迟迟未交割,2016年6月,王霞向法院起诉,要求邓州市政府、邓州市财政局将拍卖标的物交付原告,若无法继续履行拍卖合同,要求上述二被告退还3000万元拍卖成交款并赔偿原告利息损失。

王霞一审胜诉后邓州市政府不服

河南高院两度指定管辖

河南省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王霞诉邓州市人民政府、邓州市财政局及第三人河南人和拍卖有些公司土地行政管理一案进行审理。

王霞诉称,拍卖成交后,委托人应在2013年9月24日将拍卖标的向其移交,但邓州市中医院仍在被拍卖房地产范围内正常经营,无任何搬迁交付行为。此外,近期在督促被告履行合同时得知,邓州市国资办在拍卖成交后单方面解除合同,导致其无法取得拍卖标的物,给其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国资办是邓州市财政局内设机构,邓州市政府是涉案土地所有人,应当与邓州市财政局共同承担责任。

但邓州市政府辩称,在本案的拍卖过程中,邓州市政府不是拍卖合同的相对人,也没有收取拍卖成交款,王霞起诉邓州市政府主体错误,因此请求法院驳回其诉讼请求。

邓州市财政局辩称,王霞竞买后,没有按约定支付6000万元价款,邓州市国资办多次向拍卖人催要拍卖成交价款,但拍卖人分文未付。王霞声称向拍卖公司交款3000万元,但邓州市政府和国资办均未收到上述钱款,因此邓州市国资办才向拍卖公司下发了《关于解除拍卖合同的通知》。此外,邓州市国资办具备事业单位法人资格,财政局不是适格被告,因此请求法院驳回王霞起诉。

南阳中院审理认为,邓州市中医院的房地产属国有资产,具体由邓州市政府职能部门邓州市财政局进行管理。邓州市国资办属于邓州财政局的内设单位,对外不能承担独立的行政主体责任,而邓州市财政局是邓州市政府国有资产管理单位。因此,本案中邓州市政府和财政局是本案适格被告。

一审法院查明,拍卖公司与王霞签订了《拍卖成交确认书》,王霞将拍卖保证金和3000万元拍卖款支付给了拍卖公司,而造成拍卖标的物和拍卖款不能交割的主要原因是委托人不能交付拍卖标的物,因此邓州市政府和财政局存在违约。

2016年9月8日,南阳中院一审支持了王霞的诉求,判决邓州市政府和财政局给付王霞3000万元及相关利息。

邓州市政府与财政局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此后,河南省高院于2018年4月16日撤销原判,发回南阳中院重审。随后,南阳中院向河南省高院申请指定管辖,2018年5月,河南高院将案件指定给郑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审理。

4年来,王霞收到的各种行政判决/裁定书

2018年9月6日,郑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以邓州市国资办是具有独立承担法律责任能力的事业单位法人,其委托拍卖公司拍卖涉案资产是以平等市场主体身份出现,王霞在公开竞拍时,也是以平等的市场主体身份出现,无论是委托拍卖合同还是成交确认书,均未给双方